从产品角度看人口政策和生育减少问题

 

近年来,我国的高龄化越来越严重。

这是中国统计局上对我国近十年(目前国家统计局官网上最新的数据是2016年)来的老年抚养比(即每100名劳动年龄人口要负担多少名老年人),从表中可见我国的老年化承度日益加深,2007年时候评价每100个青壮年要负担11个老人,而到了2016年每100个青壮年已经要负担15个老人了。

 

于是全国各地从2011年起逐步宽松人口政策,从实施“双独二孩”政策开始,到2015年实施“全面二孩”政策,再到现在呼声渐高的人口全面放开,我国的人口增长率从2011年开始确实有了明显提升,并且在2016年达到了顶峰。

 

然而据《中国人力资源社会保障》报道,2017年人口出生率再次下降,同样下降的还有出生规模和生育率。

而究其原因,“就业难,教育、医疗、住房等费用贵,以及托儿所和幼儿园供给少,都是育龄夫妇不愿意生育二胎的重要原因。”

针对这个情况,前几天人民日报发表了评论员文章《生娃是家事也是国事 鼓励政策不能画饼充饥》,再次把这个问题作为了讨论的焦点。

今天我们就从产品的角度来看看这个社会问题。

 

国家如何鼓励生育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计划生育成为了中国的“基本国策”,当时提倡的“晚婚、晚育、少生、优生”成为了那个年代特殊的记忆符号。

从计划生育实施以来的三十多年里,中国少生了4亿人口,从人口承载力的角度来 说,在当时是有效地缓解了人口对环境资源的的压力。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三十年间所生育的孩子渐渐长大,成为了社会的主要劳动力,

而本该同样主要劳动力的数亿人口却在这段时间内被“计划”掉了,随着上一辈的渐渐老去,下一辈却没有足够的劳动力跟上。

于是社会老龄化加剧,国家生产力下降,赡养老人的成本却在增加,如此国力也就会必然减弱。

 

对于一个产品来说,有一个重要的指标叫做用户增长率。

一个产品如果没了用户增长,意味着面对的人群从增量走向存量,整个产品的活跃度越来越低,收入降低,渐渐就会走向衰亡。

而此时产品的做法就是不断通过各种营销策略来吸引新用户,

比如进行舆论营销,通过大量广告或者某个热点来宣传自己产品,吸引用户使用;

比如发放大量优惠券,或者用新用户大礼包等方式吸引用户加入;

比如给老用户拉新奖励,通过老用户来拉新用户使用产品......

 

如果把国家看作为一个产品,目前我国的情况就好像一个转型阵痛的老产品,吸引新用户成了一个很头疼的问题。

于是我们就可以看到各种铺天盖地的呼吁生二胎的文章、海报和标语,

 

然后各个地方开始实行了个各种鼓励二胎的政策,比如:

 

当然这种事情也少不了“老用户”的“拉新”,当然“老用户”主要就是我们的父母、长辈:

我们这代人,刚一毕业踏入社会,没对象的就被催着找对象,有对象的被催着结婚,结完婚的被催着生孩子,生完孩子的又被催着生二胎......

 

也许以后真的可能会实现韩国政府提出实施的“单身税”了吧。

 

我们为什么要生孩子?


在《大象 Thinking in UML》一书中,作者强烈推荐我们在做需求分析时候采用面向对象的方法进行分析。

那么何为面向对象呢?

面向对象是一种认识世界的方法,即将世界视为对象,认为世界是由一个个相互独立、相互直接没有因果关系的对象构成。

举个例子来说,比如我、汽车、电影院就是三个不同的对象,相互独立没有直接因果关系。

但是有一天,我有了一个意愿,想看电影了。于是我驾驶汽车去电影院看电影,就把这三个对象联系起来成了一整个流程,这个流程就形成了一个用例。

在此我们不对具体分析方法细究,不过从这个例子从我们得知需求分析最关键的事情就是认清每个对象,然后找到业务主角的意愿,

而这个意愿就是我们要找的需求。

 

对于生孩子这个事情,所涉及对象包括某男A、某女B、A的家人、B的家人、医生、护士等,当然业务主角肯定是A和B。

生孩子的前置条件是两个人在一起,而A和B在一起的意愿可能有很多,无论是生理上荷尔蒙的刺激或者心理上多巴胺的需求,甚至一些意外都能让两人在一起。

而对于生孩子的意愿又来源于什么呢?

我查询了下知乎上对于“为什么要生孩子”这个问题的答案,最常见的有以下几种:

喜欢小孩子;

为了传宗接代;

父母要求自己生;

为了系住对方的感情...

 

而随着社会的发展,我们对于以上意愿越来越不强烈了:

我们现在每天都可以有很多事情去做,比如工作、比如爱好、比如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生了孩子反而会影响现在的生活;

现在的生活更好,收入水平比以前更高,我们无需再“养儿防老”;

现在很多人的思想更加开放,并不像前人一样考虑“传宗接代”或者“不孝有三,为后为大”;

现在的人尤其是女人更加独立,对于父母的意见以及用孩子留住对方的方式都渐渐愈发不考虑,反而还会觉得生孩子会耽误自己的工作、生活......

 

而相反,养孩子带来的风险和成本却在提升:

现在的高房价、高医疗和高养老成本的前提下,很多年轻人已然面临太多压力,难以再承担孩子带来的压力;

现在养育一个孩子的成本太高,包括时间成本和金钱成本,现在养育孩子不只是养活即可,更注重的是教育;

现在教育资源不足以及严重不平衡,使得很多人怕生了孩子却让孩子一出生就输在起跑线上;

有时候生孩子会让自己错过很好的就业或晋升机会......

 

而这些观点越在大城市及高级知识分子中越明显。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自由自在过着丰富生活不想生孩子打扰自己生活的小两口;

可以看到住在城市地下室,每天为生活奔波不愿生孩子的外来打工者们;

可以看到在一线城市每天奋斗在各大会议室,天天加班不敢生孩子的白领们。

 

我什么要生孩子?


所以可以看出这次的国家这次产品促销活动其实并没有解决用户们的痛点,

因此我认为即使全面放开人口政策,人口增长率也不会有明显提高,尤其是在大中城市里。

当然这个问题不仅是我国才有,对于西方很多发达国家也同样出现,

只是我国因为一些历史原因使得这个问题尤其严峻。

 

对于怎样解决这个社会问题,我不知道。

但对于我来说,我将来一定是要孩子的,原因有两个。

 

第一个是责任。

在社会中我们每个人都会承担很多角色,

比如在家庭中,我一开始的角色是孩子,之后也会成为丈夫;

比如在工作中,我承担的角色是员工;

比如在社会中,我承担的角色是公民......

而我目前还没当过父亲这个角色。

当我们在网上搜索父亲这个词时候,一下子跳出好多:

伟大、勤劳、坚强、无私、严厉、睿智、宽容、可敬、慈祥、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笑容可掬、谦和有礼、雷厉风行、任劳任怨......

看这些词不由得感叹“父亲”这个角色简直是“完人”。

我们每个人都不是完美的,但当我们承担起“父亲”这个角色时候就需要表现的更“完美”,

这是“父亲”这个角色的责任,也是我将来应当承担起的责任,

承担起的个人责任,家庭中的责任,同样也是一个社会责任。

 

第二个是情感的寄托。

我希望以后能生个女儿,给她买最好看的衣服,每天把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想让她看看这个世界的美好,感受生命的美妙。

她不用替我争门面,不用为我传宗接代,更不用帮我养老。

我只是希望通过参与这个生命的成长,让我有机会和她同行一段,感受到一种生命的延续。

我希望通过她感受到身为人父所该感受到的喜怒哀乐,正如我的父母一般;

我希望通过她寄托我的时间和情感,甚至是我努力工作的动力;

我希望通过她再经历一次童年和青春,让她也感受到我成长中感受过的一切美好,并避免让她经历我的遗憾。

 

当然,在有她之前,我还得先让自己更优秀,让自己有能力能承担起“父亲”这个角色的职责。

我希望能给她提供更好的环境,无论是物质环境还是成长中所需精神环境。

这对现在的我来说,路还很长。

然而每当想起我未来的孩子,我的嘴角就不由得挤出一丝笑,

这或许是我现在最大的动力吧。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